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情感家庭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时间:2017-11-28 16:55:09??来源:??作者: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我的母亲,出生在二十一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纵然时代变迁,开放潮流汩汩而来,朴素无华,淡雅平凡,依旧是她的代名词。

  小时候最喜欢依偎在外公的腿上,听他讲妈妈小时候的事情。包括外婆慈祥的面庞,善意的微笑,沧桑的老手,像桑树皮一样的褶皱,都是听外公娓娓道来的,因为外婆去世的很早,以至于我只能在梦中见到那个代表爱与慈祥的老人。

  我的母亲,很早就失去了她的母亲,这令我很同情。而她的母亲是因为高血压突发,猝不及防地离世。苦难和贫穷造就了“穷人孩子早当家”的气概,为了让哥哥们继续学习,为了减轻家庭的重担,我的母亲毅然决然放弃学习,小学还没毕业的她,就这样错失了学习的机会,从此面朝黄土,背朝天,与一方土地为友,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也是她童年土黄色的记忆。

  二十岁刚出头,经过媒妁之言,我的母亲有幸结识了我的父亲,那是我童年记忆里最魁梧高大的男人,勤劳肯干,爱家爱业。一年后,父母爱情的结晶便诞生了我,相继两年,我可爱的妹妹也加入了我们这个原本很幸福的家庭,成为父母的又一个宠儿。小时候,我们茁壮成长,风调雨顺,我的母亲像呵护幼苗一样,盼着我和妹妹一点点长大。把家里仅存的最好的留给我们,一年到头,她自己都不舍的置办新衣,补丁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花衣裳也是她最珍贵的东西。渐渐的,我们学会了蹒跚,学会了奔跑,学会了背书包上学堂,我和妹妹十二岁之前的童年是那么幸福,像七色花一样,每一个小小愿望都可以实现。赤着脚丫在水池里跳跃的欢声笑语,映射着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漫山遍野,摘花除草,弥存着农村少女特有的礼物;爬树取果,钻越荆棘,别有一番不同的体会。感谢童年十二载韶华拥有的过往,感谢我的母亲在那个年代遇上父亲,才有我现在的谈资。

  十二年是一个分水岭,十二年前的童年,就算没有玩具,没有滑滑梯,没有摇摇马,可是有父亲的勤劳务实,有母亲的温柔贤惠,是我觉得最幸福的模样。十二年后,一张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父亲。

  当我的知为了维持生计的父亲,远在他乡谋职,一次外出骑车从悬崖上坠落,最后落得高位截瘫的的诟病,才十二岁的我,并不知道这个意外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对母亲意味着什么。当母亲跋山涉水去外地接回父亲的那刹那,我看到了了一个惺忪睡眼,全身裹着白布,头颅被支架支撑着,躺卧在病榻上,一动也不能动的父亲,只是偶尔还眨巴眨巴眼睛。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死亡离父亲有多近,离我们这个原本幸福的家有多近……还记得乡间小路旁的一间沥青色石瓦房,泥巴地的院落,承载那那一年的风雨飘摇;雨天房外大雨,屋内小雨的的淅淅沥沥还闪烁在眼眸里;手动摇床上瘫痪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那就是我的父亲。在父亲高位截瘫的一年里,母亲不舍昼夜得照顾着父亲。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不理解死亡有多近抑或是有多远,不理解瘫痪意味着永远没有机会再直立行走,不理解一个人就那样一动不能动得躺着躺着……无论母亲多少个日夜不闭眼,帮助父亲不厌其烦得换尿片,帮助父亲擦洗身体,按背肢体,帮助父亲排泄大便,帮助父亲翻身,顾好这个她才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由于经济拮据,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纵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纵然母亲显瘦了一圈又一圈,熬夜折腾身心的折磨让她疲惫得晕倒,纵然医生已经下定诊断书,当时就算送往国外最先进的医疗机构,这辈子,父亲都不能在站起来。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而那时,母亲的心愿,哪怕是一根脚趾头能动一动,也会让一家人充满着期望,365个日夜,8760个小时,无数个分分秒秒,我们希望时间在走,父亲就会好起来,可事实不是这样。常年累月的卧躺,每每帮助父亲翻一次身,他会难受得满头大汗,挥如雨下;春来暑往,在那一年的第一个夏天,当药水夹在着常年卧床的恶臭招惹了蚊虫,该死的苍蝇开始在父亲腐烂的伤口上繁衍生息它的下一代,有一次母亲帮父亲清洗伤口的时候,看着蠕动的蛆虫,我都吓得瞠目结舌,毛骨悚然,这是一个大活人啊!

  因为贫穷,我能做的就只能是堵在窗口,拿着蚊拍,拍死讨厌的蚊子,母亲则含泪听着父亲的哀嚎,跪坐在床底下,清洗着父亲的臀部的伤口,祛除着“害虫”,她满含的泪光里夹杂着悔恨与愧疚,储藏着无助与绝望,她恨自己没有照顾好父亲,她恨天公不作美,剥夺了我们原本那么幸福的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但她永远没有放弃她两个女儿的父亲。在床底下哭过后,又继续微笑着,用强大的内心去支撑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昏黄的记忆里,闪烁着那些年的凌晨五点,天还是雾霭色,母亲熬好粥羹,安顿好父亲,便用她稚嫩羸弱的肩膀挑起前日傍晚农田里采摘的果蔬,行走数十公里的山路,去镇上变卖换的几个零用钱,支付父亲的药费和维持着我和妹妹的学习生活开销,这远远都是不够的。母亲扁担的两头,随着季节更换过很多东西,她并不厚实的肩膀挑起的不仅仅是可以换医药费的农家食材,也是一份对家庭的责任,对父亲生的期许,对未来回归从前幸福生活的一种执着。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金黄的玉米,没有带来黄色的希望;红艳艳的西瓜,没有传递红色旌旗的胜利,最终父亲绝望了,他看不到生的希望,他没有站起来得勇气,他自责他觉得自己“半死不死”的样子,就是对母亲的拖累,是对这个家的拖累,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为了我和妹妹还有希望继续上学,父亲厌倦了没有尽头的瘫痪,折磨他自己的身心,同时他觉得折磨着我们一家人。

  就在车祸次年的冬天,凛冽的寒风呼啸着整个萧瑟的山村,父亲干瘪发紫的嘴唇再也没说过一句话,无神呆滞的眼睛没有闭上,被母亲轻抚了三次才无奈的永远合上。满屋子的嚎啕大哭,也呼唤不回来,那个才三十六岁的青年男人,那个曾经母亲最骄傲的伴侣。

  听说,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天上的流云,空中的飞鸟,都会幻化成你想的那个人。满载着对父亲的思念,我和妹妹努力学习,相继考上县城高中,母亲就去县城谋职,在舅舅的接济下租着二三十平米的小房子,娘母三人蜗居在同一个屋檐下,卧室寝室客厅不分离。母亲依旧是与日出作伴,很早出门去做些小生意,卖菜卖水果,烈日晒得蜕皮的肩膀看起来都火辣辣的疼,满脸的晒斑像跳跃的麻雀,跳着担子总是被城儡追的满大街像仓皇的老鼠四处躲避。满脸风霜,年纪轻轻的她,各种毛病接踵而至,太累的体力活,她已经无力从事,她已经“变老”,而我们还在慢慢长大……

  后来我大学毕业了,有了稳定的工作,妹妹还在读大学,我多次劝说母亲,她还是坚持在外面工厂上班,说妹妹还没毕业,她还要继续供她上学,我说我有能力可以一起供,她说她一辈子闲不下来……

  时光啊,时光。我想你快些走,让我快快长大,有足够的能力,为母亲遮阳挡雨;我又想你慢些走,别让沧桑带走母亲的容颜,别让岁月的痕迹在母亲身上印上疮痍。

  我愿岁月静好,许母亲半世芳华。

  五、六十年代的我们老家农村,很穷。因为穷,人们都不会炫富,而是去炫耀家里的人口数。

  那时候基本家家都生了一堆孩子,要是谁家只生了一两个,就会被嘲笑是人丁不旺,身体不行。我爸兄弟姐妹共七个,四男三女。

  姑妈是老大,十九岁那年嫁给了她表哥,我奶奶亲妹妹的儿子。姑父家兄弟姐妹有九个,穷得真是揭不开锅了,所以姑父都28岁了还是没有讨到老婆。

  奶奶是个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的人,觉得姑妈在家也没有啥价值,年龄也到了,干脆就做个好事把姑妈嫁给了老大难的姑父。

  姑父这人话很少,只知道卖苦力干活,长年在外面打工。而姑妈却不是那种很勤快的农村妇女。

  小时候每次过年,我都很喜欢跟我爸到处去亲戚家拜年,小孩子嘛,主要是奔着吃的和压岁钱去的。

  但我一直很抗拒去姑妈家,她家里养了好多鸡,从堂屋到院子满地都是鸡屎,连放把椅子的地儿都没有,到处臭烘烘的,并且她做的饭里面总是有黑黑的铁锅烟渍,我一个馋嘴小孩儿都无法忍受。

  姑妈有四个儿子,大表哥比姑父话还少,当我了解到“木讷”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大表哥十五六岁就跟姑父外出打工,从二十三岁开始,家里人开始给他介绍媳妇,我妈也给他介绍过一两个。

  大表哥长相中等,个头不高,四肢健全,智力正常,可就是没有相成功过。他一见到相亲对象就紧张,给人家姑娘端杯水,手抖得水都洒出来了。并且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人姑娘经常误以为他对自己没意思不愿意说话。相亲完也总是不好意思去联系别人,所以每次相亲都不了了之……

  直到大表哥四十三岁时,一个远房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离过婚没有孩子的女人。这女的打眼一看没啥问题,可实际上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

  姑妈不想他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就逼他儿子娶了这个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没有照顾他人和自己的能力,也没有生育能力。

  二表哥很出息,考上了大学,然后在我们省会城市的一个城市规划设计院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这二表哥也是话很少,加上他身高不足一米六,形象上有点吃亏。上大学时以及工作后,同学和同事基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本都是男的,一年到头接触不到几个姑娘,只身在外也没人替他张罗给他介绍。

  老家里倒是不缺热心人给他介绍村里的姑娘,不是烂娘看不上他,就是他看不上人家姑娘。

  他无法接受老家人给他介绍离异带孩子又没文化的农村妇女,或者是像他哥哥一个待遇找些有点残疾缺陷的对象去凑合,他认为自己好歹是个大学生,这太伤自尊了。

  后来好不容易出现个姑娘,双方都看得上眼了,结果姑娘家一看二表哥是个大学生工作也不错,也不管他家里穷不穷的,一开口就要三十万彩礼,此外还要有车有房才肯嫁。二表哥一气之下跟姑娘说了拜拜。一晃就奔四了,他索性再也不去相亲了,决心自己过一辈子。

  三表哥长得高高瘦瘦、一表人才,比他两个哥哥都要开朗,十八岁进部队当了两年兵,回家也没啥事做,在县里一家银行当了半年保安。

  后来觉得太没意思了,就去厦门投奔他一个战友,结果他那战友在传销组织里鼓捣飞黄腾达呢,他也就跟着陷进去了。

  因为家里没啥钱,围绕一帮子穷亲戚们,他也发展不出什么优质下线,三表哥在组织里经常挨打。

  三个月后,大概组织上也觉得他没啥利用价值,养着还多张嘴吃饭,就把放他走了。

  还是村里在厦门打工的乡亲,后来在火车站看到三表哥在翻垃圾桶,赶紧给姑父打了个电话,他们才把三表哥接回了家里。

  三表哥除了自己家人以外谁都不认识了,高高帅帅的一大小伙子变得呆呆傻傻,在家养了两个月才稍微有些好转,能在家做饭炒菜,帮妈妈做一些家务。

  此后他像个大姑娘一样不愿意出门,也特别害怕陌生人。村里人都说他被传销组织打成神经病了,这样一来,就没有正常的姑娘愿意嫁给他了,姑妈也不想家里再多一个像大儿媳妇那样需要人伺候的主儿,所以三表哥至今三十七岁了也是未婚。

  四表哥从小就很调皮,是他们兄弟里面最机灵的一个,中学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在外面混了七八年回家了,还带回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他媳妇给他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姑妈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家终于有后了。

  四表哥回家后,整天在县里跟一些地痞流氓们厮混着,吃喝玩乐赌博打架的,很快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地头蛇。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

  他这人胆子大,脑子转得快。先是用武力和一副大哥派头儿在他们村收服了几个不务正业的小年轻,先是在县城里干起了碰瓷讹钱、收保护费这档子事儿,挣了一小笔钱,再用这笔钱在县里开了一家网吧。

  折腾了几年后,又开了家金融咨询公司,开始做一些典当和放高利贷的生意,他们的年收益几乎是100%,村里跟他混的小弟们逐渐也熟门熟路脾气见长。

  有一次收钱时遇到还不起的人,俩小弟直接把人给打死了,然后一个人进去了,另一个逃到国外,再也没敢回来。

  可四表哥却一点事情都没有,一是他没有经手,二是他大概向上疏通了关系。村里人自那时开始对他又怕又恨。

  四表哥的“生意”越做越大,钱也挣了不少,在老家花了几十万建了个小别墅给姑妈、姑父和大表哥夫妻住,县城买了两套房,自己住一套,一套房子给三表哥作为娶老婆的本钱。

  人若发财了同时也容易发飘,四表哥慢慢沾上了毒和嫖,把五毒给集齐了。

  他是家里最大的经济来源,姑父姑妈都不管他,也管不了。可四表嫂受不了他在外面鬼混,两人经常在家鸡飞狗跳一顿吵闹,闹到最后姑妈姑父当然都站在儿子一边,小两口儿就离婚了。

  四表哥回归单身日子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得了乙肝,并且是已经到了发病期,人差点就死在了这场病上。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四表哥开始有点怕死了,觉得需要有个人照顾好他的生活寡妇母亲儿子玉米地干活 寡妇母亲安慰光棍儿子,就请了村里一个十分勤快的寡妇到县城给他当保姆,寡妇是村里的名人,丈夫死了两个月就捡起爱好,像没事人一样去跳广场舞、混KTV。

  在农村,这种不踏实在家做农活带孩子,就喜欢唱唱跳跳的女人是很受人指责的。可她有一手好厨艺,能说会道不像一般的农村妇女上不了台面。

  这女人很有些手段,说是给四表哥当保姆,哪知一来二去的就跟四表哥在一起了,虽然她比四表哥大十多岁。

  她人终归也算心善,把四表哥和他两个儿女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很好,还帮助四表哥戒了毒和酒。四表哥跟她一直没有领证,但是他们倒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得其乐融融。

  姑妈的青年时期和中年时期都过得很苦,因为穷。终于晚景还算不错,起码有四表哥的支撑,经济上不用发愁。

  可是家里四个儿子,相当于个个都是棱棍儿。她还得继续为大表哥、二表哥和三表哥的生活操心。

  好像愁苦就是她这一辈子的常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